没头脑与不高兴

没头脑与不高兴是一对好基友。

有一天他们在一起玩。玩着玩着没头脑突然开始撸自己。不高兴一看不高兴了,说:“为什么我在这儿你还要撸自己?你不喜欢我么?”

没头脑说:“不是,只是在此时此刻我突然就特别想撸自己,于是就撸自己了。我不是不喜欢你,我只是陷入了一种迷狂的状态,身在此中,我得服从自己的肾上腺素,别无选择。”

不高兴还是很不高兴:“什么叫迷狂的状态?你这是用神秘主义来无理辩护。你说说清楚,什么是迷狂的状态?”

没头脑说:“就是我这种状态呀。”

不高兴继续质问:“那究竟是什么最终引发你的这种状态?是吃错药了?还是听到了某种声音?还是某种行为引发你的艺术联想?”

没头脑回答:“我说了是肾上腺素呀。”

不高兴问:“肾上腺素是神马东西?”

没头脑:“是你肾上腺分泌的一种素。”

不高兴:“分泌的素能够导致某种精神状态?”

没头脑的头脑有些上火:“那你说什么玩意儿能导致某种精神状态?”

不高兴想了想说,“可能是不高兴吧。”

没头脑有点儿晕。

不高兴继续说:“我叫不高兴,是因为我常常想不明白很多事儿,一想不明白就不高兴。好不容易有些事情想明白了,又有更多的事情想不明白,就更不高兴了。”

没头脑很奇怪:“你为什么要想明白很多事儿?跟着情绪走不是很好么。”

不高兴说:“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指向某种真理,一旦不断想明白事儿终究达到哪种真理后,其他所有的事儿都能想明白了。我便成为真理了。”

没头脑听了笑道:“你是通过想明白所有事儿达到了真理,而达到真理的目的是想明白所有事儿。你这不是绕圈子么。”

不高兴说:“是圈子也得绕。你不绕这个圈子,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更多的事儿。”

没头脑摇摇头:“我不觉得。我觉得跟着自己的情绪来就很好:你可以一直处于那种满足的迷醉状态,多好。可是,我这么没头脑的一个人,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?”

不高兴叹到:“我有时候觉得,我不停地用严谨的,所谓逼近真理的方式来追求一些东西的时候,我自己作为人的本质的那一面正在消亡。我自己也很不愿意这样,但是我没有办法。我要成为真理,就必须走这一条路。所以我经常很羡慕你,狄奥尼索斯。”

没头脑笑道:“我知道,阿波罗。”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