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见五周年|不可能的事

从2011年11月11日上线开始,政见CNPolitics成立五周年了。五年来,我们一直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这件事情叫做社会科学科普——将社会科学的学术研究成果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绍给普通人,拆掉横亘在学术和普通人之间的高墙。听起来是个很美妙的主意,但我们知道:这件事情里面其实含有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 

视频导演及剪辑:林知阳

配音:马军、王菁、杜月、沈宁、于灵歌

配乐:聂可

文案:方可成

统筹:张跃然

 

不可能的事

作者:方可成
链接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3609139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从2011年11月11日上线开始,政见CNPolitics成立五周年了。五年来,我们一直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这件事情叫做社会科学科普——将社会科学的学术研究成果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绍给普通人,拆掉横亘在学术和普通人之间的高墙。听起来是个很美妙的主意,但我们知道:这件事情里面其实含有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学术之所以是学术,就是因为它超出了普通大众的思考范围,由一小群学术共同体成员建立了理论体系。所以,学术界内部通行的是同行评议,而非读者评议。它默认的前提是:只有同行才具备理解和评价的能力。

而科普之所以是科普,就是要让内容走出学者的小圈子,被普通人理解。任何科普,都意味着对科学的简化。我们面临的选择是:究竟简化哪些,保留哪些?

大部分时候,我们保留的是一篇研究论文的结论,简化甚至省略的是方法、数据和分析过程,连篇累牍的过往文献综述也往往被直接略过。但是,我们也知道:抽离了理论基础和方法创新,仅仅谈论结论,不仅很可能埋没一则研究的出色之处,也会让读者产生疑问:这个结论看起来就是常识啊,好像并没有提供什么信息增量?或者,这个结论确实很出乎意料,可是是怎样得出的呢,好像没有解释清楚呀?

如果我们谈论理论和方法,又会引发一连串难以解决的问题。学术界的理论脉络,在圈内人看来是常识,是共同享有的知识基础,但普通大众对此一无所知。为了介绍一篇论文,我们难道需要将一整条理论脉络梳理介绍一遍?那可以写一本书了。同样,研究方法涉及到学术界熟悉的很多术语,但普通读者同样不了解。一个简单的例子是:“回归分析”大概是研究方法中最常见的一种了,在学术界的对话中根本无需解释,可是如果我们在一篇文章中写了“回归”两个字,普通读者大概不明白它指的是北回归线还是香港回归。

就是这样,每一篇文章,我们都在一个个具体的矛盾当中挣扎。我们力图从学术研究成果中挖掘出最好的思想资源呈献给普通大众,但这件事情的内在矛盾让我们可能永远无法100%企及目标。

一方面,我们很难挖掘和传递学术研究中真正最优秀的思想。另一方面,我们很难真正抵达最广泛的受众。做了五年时间,我们发现自己的受众群依然是以老师、学生、专业人士、知识分子为核心的,在“接地气”方面做得并不尽如人意。

五年来,我们不仅一直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而且是用不可能的方法做这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我们的几十名成员全部都是志愿者,大家分散在世界各地,都在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义务付出。志愿团队并不少见,我本人也在其他志愿团队做过,但是能坚持五年时间的志愿团队,确实不多。

我们并非没有设想过将团队进行正规化的改造,但我们面临的又是一个个矛盾和悖论。按照我们的愿景和定位,成为非营利组织是最适合的方向,然而我们在现行规章制度下无法注册。同样,按照我们的愿景和定位,我们最合适的资金来源应该是基金会或个人捐赠,但国内基金会并不愿意触及名字中带有“政”的团队,国外基金会的资金我们断然不敢接触,个人的捐赠“打赏”又过于微薄。

所以,五年过去,我们依然在非正式、零成本地运转,虽然这看起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在团队五周年生日的时候,理应写一些更加积极向上、更有“正能量”的内容。不过,我觉得:把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以不可能的方式,做了五年,并且还将继续做下去,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正能量了。

(详见政见五周年专题